弄翻塘了

2020-12-16 07:52

附近的鱼塘承包人员说扔死鱼属于他们的惯常做法,“一直都这样,也没见出过啥事儿”。

微博被陆续转发后,“贾鲁河郑州市区段现死鱼”,成为热门话题。

昨日12时30分许,中牟县水务局工作人员来到现场,对杨桥干渠及贾鲁河中的死鱼,开始进行清理。截至19时30分,中牟县环保局对贾鲁河水样的检测仍在进行中。

5月3日下午,自然之友河南小组环保志愿者董宇飞的一条微博,顿时让贾鲁河郑州市区段成了网友关注的焦点:“坐在贾鲁河岸近1个小时,死鱼不断从上游漂下,3分钟拍下数千条死鱼。先是黄浦江漂死猪,现在又是贾鲁河漂死鱼,我们的水质到底怎么了?”附图中的很多“死鱼”照片,让人过目难忘。

按照农业部2006年提出的《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处理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病死或者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需要进行无害化处理,即用焚毁、掩埋(深度不小于1.5米)等多种方法处理动物尸体,以彻底消灭其所携带的病毒、细菌。

昨日12时许,对于“稀释法”治污的说法,现场的中牟县环保局副局长张信江笑着说“应该算是吧”。他说,贾鲁河是郑州市所有生活污水的主要排泄通道,在污水处理难以完全覆盖的情况下,贾鲁河的污染也在所难免,“要治污单靠环保部门根本不行”。

昨日下午,郑州市农委水产处工作人员胡金文说,随意丢弃死亡动物尸体行为,只是近年来才有明确规范的,在实际操作中执行并不理想,加之少有惩戒机制,“现在这是全国性的普遍问题”。

“这些鱼肯定会自然降解,大自然都有自净功能,这个还是能消化了的。”他说。

有网友说,贾鲁河郑州段素来“臭”名昭著,河水长期呈现“酱油色”,鱼虾根本不可能存活,现在竟然有鱼了,看来贾鲁河水质有了改善,“应该感到高兴,感到惊喜!”

不管如何,此事还是引起人们关注:是否影响治污,是否影响居民饮水安全、是否可致传染病?如何处理动物尸体?“稀释”河道治污的做法是咋回事?

中牟县水务局杨桥引黄干渠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说,干渠长约40公里,主要供应该县农业灌溉用水,而被截断渡槽后输往贾鲁河,主要是按照环保部门做的,应该是为治理贾鲁河污染。“这里的水经常这样放,稀释以后,河水肯定要好很多。”

阅读提示|环保志愿者在贾鲁河郑州市区段,“3分钟拍下数千条小死鱼”。微博发出后这几天,有人说,应该感到高兴,感到惊喜!这条以前难有鱼虾生存的臭河,如今有了鱼的出现,说明郑州前一段采用稀释法治理河道污染取得显著成果。而昨天记者现场调查得知,“惊喜”也只能是“惊喜”的幽默,死鱼,实为周边鱼塘主所扔。

对饮用水安全问题,张信江说,杨桥干渠主要供应的是该县农灌用水,不涉及居民饮用,不会对居民用水造成影响,反而会增加农田肥力。同时,贾鲁河也并非郑州饮用水水源,郑州市民不必担忧。

贾鲁河发源于新密市白寨镇的圣水峪和二七区的冰泉、暖泉、九娘庙泉,向东北流经郑州市,至市区北郊折向东流,经中牟,入开封,过尉氏县,后至周口市入沙颍河,最后流入淮河,全长255.8公里,我们熟知的金水河、索须河、熊儿河、七里河、东风渠都是它的支流,淮河水系主要支流之一。古时的贾鲁河水量充沛,可通舟楫,因此,古人又将它称为小黄河,又称京水。

不过,更多的网友在追问:这些死鱼到底来自哪里?死鱼规模到底有多大?到底是缘何死的?是否对居民饮水带来影响?

张信江说,作为环保部门,他们只对水质负责,并且已经提取了相关水样标本。张信江说,据他现场判断,贾鲁河中出现的这些死鱼,来源可能有两个。一是黄河水中的鱼在泥沙含量增大后被“呛死”,二是干渠上游鱼塘在“翻塘”后被老板丢弃。但不管什么原因,死鱼作为动物尸体,不属于环保部门的职责范围,他们会通知相关部门前来处理。

沿着杨桥引黄干渠,大河报记者向上游走访过程中,在渠中仍可见到漂浮的死鱼。

昨日下午,河南省环保厅宣教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梁先生受访时说,动物尸体不应该被随意丢弃,大家也最好不要接近。

因为干渠输水,以杨桥干渠渡槽为界,上下游的贾鲁河河道,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境况。在干渠入水口与贾鲁河河道交汇处,表现最为明显,交接地带呈现明显的一道连接线。

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昨日下午表示,动物尸体的大量存在,特别是在天气炎热的情况下,确实会成为一些病毒或致病菌的寄生载体,有可能会传染一些疾病,风险还是很大的。

大河报记者沿着渡槽以下的贾鲁河河道走访至郑开大道贾鲁河大桥发现,河边草丛、河中滩涂及水面上,同样有不少死鱼漂浮。

在距离渡槽大约3公里的中牟县白沙镇朱庄村以北的一片鱼塘处,承包鱼塘的村民刘春喜承认,渡槽里的鲇鱼、红鱼等死鱼,基本都是干渠上游这些鱼塘最近丢的,“这段时间,天太热,风还小,很多塘都掌握不好增氧时间,弄翻塘了,鱼死了很多。死鱼过不了一天,就发臭,根本卖不出去又吃不完,只能扔了”。

(责任编辑:西西)

昨日10时20分,位于中牟县白沙镇岗李村以北的该县杨桥引黄干渠贾鲁河渡槽处,董宇飞仍在现场查看。此时,腥臭气味在距干渠渠道十多米的地方,都可以嗅到,而在渠内死鱼很多,特别是在长约50米的渡槽槽体内,死鱼堆积更多,很多已经发黑,蚊蝇乱飞。

在渡槽北端的杨桥引黄干渠渡槽闸门处,同样有很多鲇鱼、红鱼等死鱼。在流速较快的干渠内,不时有死鱼漂浮出来,并通过通往贾鲁河的另一输水闸门,流进下游。